来给这个号儿的周年上个坟,嚯,坟头草都长这么高了


双退役时间线


王杰希当初退役的时候,从队里顺了半打账号卡走,不干啥的,就是随便玩玩儿,想玩儿哪个职业了随手一登,也犯不着再跑趟俱乐部,宅男,嫌累。那几个小账号也基本上一水儿的微草小公会, 名儿都是成排的,当初还被黄少天讥笑是七个葫芦娃。

“这儿就六个号。”他说。

“对啊,六娃隐身了。”黄少天回答的从容。

有次,他洗完澡上线去看风景,在一偏僻点儿的犄角旮旯蹲着,心中忽然很是能理解截图党就这么能晃上一天的行为,于是他便没有发现他在蹲着看风景,有人在蹲着看他。

等到王杰希好容易打算挪窝了,旁边那哥们忽然冲出来,先是甩了一...

【叶黄】Scarlet Wolf · 13

我已经是条咸鱼了.jpg

讨厌感情线。【


对于黄少天而言,他从来没有跟叶修吵过架,从来没有。这点上他们俩有种微妙的共识。从来都不需要。
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似乎比这件事情发生的更早之前就有了苗头,有种郁结沉闷的烦躁开始堆砌在身体里,越垒越高。

雪足足下了一晚上才停,黄少天一脚踩蹋了松脆的雪壳。松鼠在边上的树杈上窜来窜去,掉下一小窝裂开的松果。而叶修背着猎枪走在后面,

他愤恨地听着脚下饹馇饹馇的声音,昨天晚上跟叶修的谈话算是彻底谈崩了,就算两个人面上都没有戳破,但这种程度上的尖锐交流几乎算是绝无仅有。

至于今天早上出来的这趟,是叶修...

【叶黄】Scarlet Wolf · 12

我这辈子要是傻到在哪个墙头再开长篇我就干脆自我了断算了。【X

就为了一小段想写的要额外搞百倍长度的不知所云的辣鸡玩意儿


假如某一天我死了,你会用怎样的方式祭奠我?

这样的问题叶修总共问过黄少天三次。

第一次是在黄少天上楼梯时还需要叶修挽过他柔软的腿弯的时候,而那一次黄少天没有作答。他吓坏了,哭的没日没夜昏天黑地。要不是叶修自己知道黄少天这种程度死不了,他自己都得吓背过气去。而结局就是那小鬼整整三天攥着他的衣角死活没松手。

第二次,是在黄少天身高及上叶修手肘高度的时候,他又问了一回。这一次,黄少天还算冷静地思考了半晌,“我会回去,...

【叶黄】Scarlet Wolf · 10

其实我觉得......没那么有生.......

大概吧。


墓园一角塞满了碎的七零八落的矮人塑像,夜枭在暗色的夜里闪闪发亮,爪子下面是折断脖子的白鼠。女人坐在正中央最巨型的石碑上,银绿色的,皮肤上罩着如同夜光蘑菇般的光晕。她伸手朝这头的叶修打招呼。

她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是亡魂啦。

叶修能在特定时辰见到苏沐橙,苏沐秋就不成。这姑且算是魔女的特权,能穿过生魂的壁障,从裂缝里探出只手臂来。至于黄少天,他也是不能来的,这种地界的空气能让他得哮喘。

上回见她的时候,女人还是一只伤痕累累的巨大黑猫,耳朵没了个角,眼裂豁的厉害,尾巴断了多半截,连半句人话都说不出,就跳...

【叶黄】Scarlet Wolf · 1-9

整理性重发,前文有修改

希望这段时间能完结

只是说说

看着还剩下2/3的提纲哭出来


(一)

叶修百无聊赖地转动杯子,看着杯子里面姜黄色的澄澈液体不停地上下漾动。他已经记不起来上一回他坐着等别人是什么时候了,或许是上上上个世纪,又或许是更久远的年代。

他把烟灰磕进杯子里,暗灰色的粉末在打着泡沫的漩涡里沉浮。若是有哪个精通占卜的疯疯癫癫的吉卜赛老女巫在这里,她准会神经质地瞪大双眼,惊恐地说她从这景象里看出了甚么不详。

叶修撸起袖子,看了眼表,还有半分多钟到5点20分。按照那个老家伙的脾性,那人该是过来了。

他在心里数了三下雪狼嚎叫的时间,再抬起眼皮的时候,点唱机...

一丢丢药庙黑天使组

放飞自我time

唯一算是承认cp为刘卢,其他的请用心感受,注意避雷


正当午,北京六月的太阳已经开始毒起来,不很热,唯独晒的要命,卢瀚文穿短裤露出的膝盖上都被晒出了层薄红,一手提着文宇奶酪一手拿着铁板鱿鱼,腮帮子鼓鼓,旁边高英杰手里那被咬了一半儿的鲷鱼烧也是他的。

“我超想知道小高哥哥你是怎么请的假呀,”三两下啃干净竹签,卢瀚文赶紧扔掉垃圾腾出一只手来跟高英杰要鲷鱼烧,“跟我单独出来,大眼前辈不会什么都不想啊。”

“我直接跟队长明说的,虽然当时表情有点儿微妙,但是队长总是很通情达理。”高英杰拿给他,“还有要是你下回在...

Dota2paro

深夜相声时间


(一)

Dota这个游戏,是个看脸的游戏。

有道是,运气选手走不长,但是这脸黑选手也走不动啊,么腿都给欧皇打断了。

一般来讲,能当上职业选手的,脸都不会太黑,不过要说脸特别好的

也有

叶修就算一个

不是周泽楷那个脸好,是内个脸好。

啊,具体是哪个你们都懂的。

(二)

要说挑他脸好的经典比赛,老嘉世粉都会记得跟微草的一场,那局也是微草粉之间公认的惨无人道黑历史。

那会儿应该是第四赛季的某场常规赛,王杰希出道还没多久,还算得上是年少轻狂热爱四处跳脸四处蹦跶,结果那场就被残忍的教育了。

他自然是先手拿卡尔,叶修呢,用的大鱼人...

【王黄】你说我们下回需要不需要去买一把麻瓜的锁呢?

新司机还没上路呢,腿就被打断了

秒和谐重发

我不就懒了点儿不想做图片了么


一直想看同为数学学渣的理科班我眼和文科班黄少的paro,奈何无人投喂,唉。

写完之后发现老叶戏份好多。。。。


“我就想知道.......为什么补课是你?”王杰希的声音在嗓子眼儿里打颤,至于他旁边,黄少天看起来早就放弃思考了。

“啊?”叶修拿那副一看就没睡醒的眼睛一瞟,“早退,幼儿园放学,接儿子,走之前让我代补课。”

所以说,在补课的第一天就碰上了这种事情。

要说其实王杰希之前是有预感的,这种预感的来源大概是早上包子两口没咬出馅儿,自行车胎各种漏气儿,小卖部大妈生病关门三天等各种小事儿的综合。然后就赶上分班考试发榜,结果自然是如他预料,当然,...

【王周/王江】片段灭文

北(上*2)

几个片段,看个乐呵就好


王杰希这辈子都未曾想象过这样的场景,他跟周泽楷两个人,坐在桌子两头,相视无言。他想张嘴说说什么话,这时候,他忽然无端怀念起黄少天。他也不是江波涛,他没有周泽楷语十级的本事。不过眼看着,周泽楷才是困窘的那个,他双手手指都用力的绞成一团,骨头结都有点白的透明的架势。

阳光太灿烂了,晒得周泽楷脸上有点发红。

注意到王杰希的视线,周泽楷更是想把自己活生生就这么烧熟了。

他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,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儿。

倒是也怪他在选手群里嘴贱说了句夏休期的时候,正好有一远房亲戚结婚,得去S市一趟。八面玲珑的轮回...

©M is for Magic | Powered by LOFTER